1961



    1961是一组很有趣的数字。如果颠倒过来看,你会发现还是1961。1961年就被西洋人称为“Upsid-Down Year”,即为颠倒年,西方人很重视颠倒年。离1961年最近的颠倒年是1881年,过了1961年要想再经历颠倒年,竟是要等上4008年后的6009年!
    这个被西方人非常重视的颠倒年——1961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1961年的美国,约翰.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
1961年的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宇宙飞行。
1961年的中国,苦难的“三年自然灾害”的最后一年,唯一可喜的是这一年中国男子乒乓球队首次夺得世界男子团体冠军。


    1961年的法国,终于到正题了。1961年是法国波尔多葡萄酒有史以来的一个传奇年份。从天气说起,这一年早春的霜冻使大部分的葡萄酒芽和花都被冻伤,葡萄大量减产,但经过霜冻后波尔多出现数月的好天气,特别是整个8月到9月底前炎热又干旱,葡萄完全成熟,风味浓缩,风格有点像成就了罗伯特.帕克的1982年,年轻时就好喝,而且相当耐久。
    《Fine Wine Magazine》杂志最近公布了一份“史上最好的波尔多葡萄酒”榜单,入榜的100款波尔多葡萄酒是综合考虑了他们从2000年起的所有品鉴记录。很多进入榜单的酒都被品鉴了100次以上,位列前茅的就有被品鉴了106次得到100分的1961年Chateau Latour和被品鉴38次同样满分的1961年的 Petrus。
    1961年距离我的出生还有20多年,而出生20多年后的今天,我还是没有机会抿上一小口1961年的葡萄酒,这件事可以列到我的人生必做事情清单里了。
    强大的葡萄酒就应该用强大的形式现身,1961年的名庄葡萄酒就华丽丽地在三部电影中现身。

    最为知名的当属葡萄酒迷必看电影之《Sideways》(杯酒人生)。主人公迈尔斯是个十足的爱酒人,特别是对黑皮诺情有独钟。但用粗陋的话来说,他也是“苦逼”的人:过得不好;写书但出版商说没有销路未能出版;与前妻Victoria离婚两年但一直珍藏对她的感情,就像珍藏他酒柜里的那支1961年Chateau Cheval Blanc,但却从好友口中听到前妻再婚的消息;在葡萄园之旅时认识了同样爱酒的Maya,两情相悦却又因好友的过错两人产生了误会。这个处处失意的中年伤心汉最后一个人在快餐店嚼着炸汉堡用一次性杯子解决了它孤寂的1961年白马庄,而这瓶酒原本打算和前妻结婚十年纪念日一起喝的。但从Miles喝白马庄的狠狠表情里,我们看出他有了一个打算,那就是面对未来的生活。喝下自己曾珍藏的Chateau Cheval Blanc吧,管它是不是昂贵管它是不是就着汉堡块;电影最后的一幕也让我们看出了他的意图,敲Maya的门吧,无论Maya是否在家。

    还有一部我们国产的电影《龙凤斗》,由郑秀文饰演的盗太太和由刘德华饰演的盗先生,以偷窃为乐,当他们来到一家葡萄酒商店,一眼就睹上了镇店之宝——也是1961年的Chateau Cheval Blanc,结果可想而知,在一阵疯狂扫货后这支1961年白马庄也神不知鬼不觉得从货架上消失了。

    另外,有一部电影我要向童心未泯的各位推荐了,是由一只神奇的会做法式料理的小老鼠主演的动画电影《料理鼠王》。但你懂的,如果餐厅被发现有老鼠在法国要被关门更何况是有只掌勺做菜的老鼠,因此这只小老鼠就藏在一个对料理一无所知的林贵尼的厨师帽里,林贵尼的头发就是小老鼠的方向盘,一揪一提就控制了林贵尼的双手。但精明的大厨察觉了林贵尼帽子里有老鼠的事,就打算用一瓶好酒把林贵尼灌醉,引诱他说出老鼠的事情,这瓶好酒就是五大名庄之一的拉图,年份当然是1961年。可惜一瓶61年拉图下肚,林贵尼仍未醉倒,大厨阴谋未得逞,这充分说明好酒喝多了也不醉人。推荐大家看这部电影,特别是劳累了一天后,晚上睡前看它,你会睡得很甜,这就是皮克斯的幸福童话故事,当然不鼓励大家看国语版的,一些英语的幽默在国语版里都被弱化了。

    1961年也许只是波尔多众多好年份中出色的年份之一,论名气可能还没有之前的1947年和之后的1982年响当当,但是因为这三部电影,让我认识了这个年份的波尔多美酒,也让我认识到1961年世界发生的大事,并再一次体会到了1961年中国人的苦难。所以,葡萄酒真的很神通广大。《料理鼠王》里有一句经典台词——“Anyone can cook”,在这里把经我简易操刀改编后的“Anyone can drink”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