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自《首席ELITE》杂志

 

 


        感谢英国葡萄酒作家休•约翰森(Hugh Johnson)。因为他那本著名的《The World Atlas of Wine》(世界葡萄酒地图),全世界的饮酒者似乎都幡然醒悟,心有所属。在这本书中,休•约翰森第一次将世界上所有的葡萄酒生产国家一分为二,那就是旧世界葡萄酒(Old World)与新世界葡萄酒(New World)。从此以后,新、旧世界就代表了整个葡萄酒行业的两大阵营和风格。

        新世界葡萄酒是相对于旧世界葡萄酒而言,指加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等进入葡萄酒酿造行业时间不长的国家。最大的区别就是旧世界的酒一般趋于传统的酿造工艺,新世界以现代技术酿造,注重葡萄酒的香醇,果香更重一点。

        不了解葡萄酒的时候,人们往往会选择喝法国葡萄酒等旧世界的酒;略懂葡萄酒后,他们就会扩大选择范围,改喝新世界的葡萄酒,同时学着去欣赏果香味、感受酸甜平衡度;等到新世界的葡萄酒也喝多了,品鉴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又会回到旧世界来。“旧世界的葡萄酒口感层次更丰富,例如勃艮第的葡萄酒非常优雅,不光有果香,还有矿物质等等其他复杂的味道。”他接触过的很多葡萄酒消费者,都有这样的成长过程,“而现在的中国,大部分的品酒爱好者正是处于第二个阶段,不断涌入的新世界葡萄酒带来更多崭新的体验,也更能激发起饮酒者的好奇心。”

        走进大洋洲,在西澳大利亚,感受玛格丽特河产区广袤粗犷造就出的曼达岬(Cape Mentelle)葡萄酒的无二精致;在新西兰马尔波罗云雾之湾(Cloudy Bay)品味世界级的纯净与芬芳。移步美洲大陆,在阿根廷的台阶(Terrazas),细品来自安第斯山脉的非凡佳酿;在智利的拉博丝特(Casa Lapostolle),感受智利优良土壤以及法国精湛酿酒技术的完美结合。

        每一个酒庄都有一个令人沉醉的故事,每一次品尝,都像是一次隽永绵长的时间旅行,感受堪称精华的酿酒工艺,品味酿酒师们对于细节的执著和坚持。

        作为首先扎根于马尔波罗的5个葡萄园之一的酒园,云雾之湾已经是公认的新西兰苏维浓白葡萄酒酿制的基准,而且根据其在全球范围内苏维浓白葡萄酒记录上的优异表现来看,这一地位正在不断的扩大和得到巩固。云雾之湾得名于威佬河谷 (the Wairau Valley) 最东端的由库克船长 (Captain Cook)命名的海湾,所以得名“云雾之湾”主要种植白苏维浓葡萄,夏多内葡萄和黑皮诺葡萄。

        在西班牙语中“TERRAZAS”的意思是“台阶”,酒庄起名“台阶”,意思是如阶梯般的梯田向西边的安第斯山脉逐渐延伸,由此带来的微气候能够让酿酒师根据不同的葡萄品种选择最理想的气候条件。对台阶酒庄而言,品质始于葡萄园。自从17世纪以来,门多萨就是阿根廷的葡萄酒生产中心。在门多萨一共有681座酒庄,平均产量为1240万公升(全阿根廷产量的80%)。门多萨属于大陆性气候,海拔高度决定着葡萄酒的芬芳、质地及风味。不同的海拔产生凉爽的微气候对不同的葡萄品种产生了积极地影响。有能力出产高品质的品种葡萄酒章显个性,持有的馥郁的水果风味。

        位于西澳大利亚西南角的玛格丽特河谷,被誉为是世界最为远端、特色最为鲜明的葡萄酒产区,其森林由印度洋所环绕,曼达岬葡萄庄园就座落于此,本内苏维浓红葡萄酒被认为可媲美法国Bodeaux区产酒。主要种植品种包括卡本内苏维浓(Cabernet Sauvignon);榭米翁(Semillon);苏维浓白 (Sauvignon Blanc)及部分喜拉兹(Shiraz);金粉黛(Zinfandel);梅洛(Merlot)和夏多内(Chardonnay),最近又增加了维欧尼(Viognier);玛珊(Marsanne)等几个品种。

        玛尼埃-拉博丝特家族创立并且拥有全球著名的力娇酒-柑曼怡,该家族在烈酒和力娇酒市场颇有建树。同时玛尼埃拉博丝特家族几代人对于静态葡萄酒的追求也从未停下过脚步。

        1993年,由家族第六代传人, 亚历山德拉-玛尼埃-拉博丝特在智利创建了一座独特的法式酒庄。葡萄园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圈:人类、葡萄树、土壤、昆虫、花草等在这个独立的自给自足的生态体系中相互呼应,酿造出的葡萄酒体现出特有的风土(terroir)与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