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醇红的诱惑里迷醉

 

文/刘志钦

 

        总以为,红酒是一个精灵,她带给你的诸般感受,就是一个温婉的女子微醉时的怩态,脸颊上的一抹酡红,或是她惊见美男凭添的一缕妩媚,或者心荡神驰时候眼眸里若有若无的迷离。所以笃信,爱红酒等于爱那个也爱自己的红颜知己,就是舌尖在那场欢娱无比的醇红芭蕾里无垠的快慰。

 

        着一袭高贵浪漫的外衣,红酒无限优雅地现世,撩人心扉的色彩足以径自闯入心扉,粉面相映,酒不醉人,人已迷醉,醉在不知不觉中,醉在脑际的无限旖旎。微醺间,情感却泛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红酒在朦胧里渲染的不是一种玛丽莲·梦露般的遗世艳美,是与爱情相若的滋味在诗意的飘逸纷飞中交相辉映,不事张扬的红酒启迪了饮者思绪,然后却又掬一抹冷艳,在暧昧的格调中独自徘徊。品她,犹如情人般拥吻的感觉,或许她原本就是一场期待,未见到她时已深切恋上她。

 

        “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德华八世树立了一个样板,我们听到这位情场的真君子在独饮了十五年窖藏红酒后的喃喃轻语:“不只是喝葡萄酒,还要闻她、观察她、尝她,尝过之后还要评论她”。

 

        葡萄美酒夜光杯。于是,关于红酒的遐想一发难收,杯中晶莹剔透的液体,仿佛就把人生看透。红酒,给了人几许幻想,几许甜蜜,也会莫名勾起无限伤心往事,微醉其中,不如迷醉,醒来方知是陷入水晶做成的酒杯,透明的一切尽在咫尺,欲得不可,欲罢不能。

 

        于是,反复寻觅,她的红,她的香,她的柔和,她那缥缈不定的神韵,还有那明快笑容隐藏的一丝丝迷离。

 

        一瓶陈年佳酿,可以尘封多年的世事沧桑,可以包含一生的红尘情缘。

 

        沦陷于红酒的暗香里,不能亦不想自拔,注定走不出红酒的蛊惑。

 

        总想有那样的机会,在醇红的诱惑里迷醉。

 

        总想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炫起我的干邑,我的波尔多。